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五季

无言的结局

 
 
 

日志

 
 

【转载】中国现代爱情诗集锦  

2017-01-14 21:25:37|  分类: 诗词曲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红荷彩韵《中国现代爱情诗集锦》
◆不    
——流沙河
她来向他告别,
低下羞红的脸,
脚在雪地上画来画去。
“我们还是分手的好。”
她说,同时,
用脚画着……
“你最好把我忘掉吧!”
她说,同时,
用脚画着……
假如这是真心话,
为什么他却看见,
雪地上画了两个“不”字。
 
◆疑问
——廉白情
花瓣儿潭里;
人在镜里;
她在我的心里,
只愁我在不在她的心里?
 
◆瓶
——郭沫若
我已经成疯狂的海洋,
她却是冷静的月光!
她明明在我的心中,
却高高挂在天上,
我不息地伸手抓拿,
却只生出些悲哀的空响。
 
◆恋爱的甜蜜
——汪静之
琴声恋着红叶,
亲了个永久甜蜜的嘴,
吻得红叶脸红羞怯。
他俩心心相许,
情愿做终身伴侣。
老树枝不肯红叶自由地嫁给琴声。
幸亏红叶不守教训,
终于脱离了树枝,
随着琴声的调子,
和琴声互相拥抱,
蹁跹地乘着秋风,
飘上青天去舞蹈。
 
◆相信你就要归来
——仲克
你曾在风雪中送我一条围巾,
那风雪便如同芬芳的犁花飘落;
你曾在暴雨中送我一柄小伞,
那暴雨便如同叮咚的山泉之歌。
在明媚春光里我们却突然放手,
隔开了一道没有鹊桥的银河。
我有欢乐与痛苦,追求与思索,
却不让懦弱的抱怨把生命消磨。
天有阴晴,月有圆缺,人有坎坷,
心头的信念却是一盏不灭的灯火。
虽然你的友情和爱情姗姗来迟,
我却等待着每一趟误点的列车。
 
◆心呼唤心
——柯愈勋
在茫茫的人海里,
命运在等待着命运;
在茫茫的人海里,
心,在呼唤着心。
心,在呼唤着心:
要通过怎样的路径,
要通过怎样的考验,
才能找到意中人?
找到她,因为你的幸福,
就在她的心儿里贮存;
找到她,因为她的幸福,
将由你的双肩承担!
找到她,只有找到她,
你的幸福才算找定……
在茫茫的人海里,
心,在呼唤着心。
 
◆把全世界的女人都变成你
怎么样能够
把全世界的女人都变成你
那么真好
那么真糟
如果说如果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你
那么
把你的影子缩小成零点零一厘米
移植在我的心底
那么
我一声迟到了三千六百五十天的叹息
忽然幻化成清越神妙的风笛
偷偷地告诉我

应该找另外一个字代替你
 
◆六月的雪……
现在才刚到六月,
天上就开始下雪。
一片一片舞的那样轻盈,
一丝一丝坠得那样妩媚。
都说六月的新娘是最幸福的,
那么六月的雪是否也是最美的呢?
我想是罢。
白白的雪,宛如天上的月,
照亮我的世界。
让所有心碎都随风逝去,就想游泳,
留下的,只有你的长发和单薄的身影……
我在如雨的雪中叹息,
我多想陪着你,让你不再痛苦,不再孤寂,
我多想抱着你,让你不再颤抖,不再哭泣,
我多想爱着你,让你永远不会再失去。
不知我的怀够不够温暖?
能不能融化你心中如冰封的过去?
我为何还要旧事重提?
让你的泪如雪般在我面前甜甜的坠地……
 
◆我等候你
我等候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着将来,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你怎还不来? 希望
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
我守候着你的步履,
你的笑语,你的脸,
你的柔软的发丝,
守候着你的一切;
希望在每一秒钟上
枯死──你在哪里?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
我要你火焰似的笑,
要你灵活的腰身,
你的发上眼角的飞星;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
像一座岛,
在蟒绿的海涛间,不自主的在浮沉……
喔,我迫切的想望
你的来临,想望
那一朵神奇的优昙
开上时间的顶尖!
你为什么不来,忍心的!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你这不来于我是致命的一击,
打死我生命中乍放的阳春,
教坚实如矿里的铁的黑暗,
压迫我的思想与呼吸;
打死可怜的希冀的嫩芽,
把我,囚犯似的,交付给
妒与愁苦,生的羞惭
与绝望的惨酷。
这也许是痴。竟许是痴。
我信我确然是痴;
但我不能转拨一支已然定向的舵,
万方的风息都不容许我犹豫──
我不能回头,运命驱策着我!
我也知道这多半是走向
毁灭的路,但
为了你,为了你,
我什么都甘愿;
这不仅我的热情,
我的仅有理性亦如此说。
痴!想磔碎一个生命的纤维
为要感动一个女人的心!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
她的一滴泪,
她的一声漠然的冷笑;
但我也甘愿,即使
我粉身的消息传给
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
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
我还是甘愿!
痴到了真,是无条件的,
上帝也无法调回一个
痴定了的心如同一个将军
有时调回已上死线的士兵。
枉然,一切都是枉然,
你的不来是不容否认的实在,
虽则我心里烧着泼旺的火,
饥渴着你的一切,
你的发,你的笑,你的手脚;
任何的痴想与祈祷
不能缩短一小寸
你我间的距离!
户外的昏黄已然
凝聚成夜的乌黑,
树枝上挂着冰雪,
鸟雀们典去了它们的啁啾,
沉默是这一致穿孝的宇宙。
钟上的针不断的比着
玄妙的手势,像是指点,
像是同情,像的嘲讽,
每一次到点的打动,我听来是
我自己的心的
活埋的丧钟。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飏,飞飏,飞飏,——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飏,飞飏,飞飏,——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飏,飞飏,飞飏,——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籍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沙扬娜拉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泸杭车中
匆匆匆!催催催!
一卷烟,一片山,几点云影,
一道水,一条桥,一支橹声,
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
艳色的田野,艳色的秋景,
梦境似的分明,模糊,消隐,——
催催催!是车轮还是光阴?
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我有一个恋爱
我有一个恋爱──
我爱天上的明星;
我爱它们的晶莹:
人间没有这异样的神明。
在冷峭的暮冬的黄昏,
在寂寞的灰色的清晨,
在海上,在风雨后的山顶──
永远有一颗,万颗的明星!
山涧边小草花的知心,
高楼上小孩童的欢欣,
旅行人的灯亮与南针──
万万里外闪烁的精灵!
我有一个破碎的魂灵,
像一堆破碎的水晶,
散布在荒野的枯草里──
饱啜你一瞬瞬的殷勤。
人生的冰激与柔情,
我也曾尝味,我也曾容忍;
有时阶砌下蟋蟀的秋吟,
引起我心伤,逼迫我泪零。
我袒露我的坦白的胸襟,
献爱与一天的明星:
任凭人生是幻是真,
地球存在或是消泯──
太空中永远有不昧的明星!
 
◆天神似的英雄
这石是一堆粗丑的顽石,
这百合是一从明媚的秀色,
但当月光将花影描上石隙,
这粗丑的顽石也化生了媚迹。
我是一团臃肿的凡庸,
她的是人间无比的仙容;
但当恋爱将她偎入我的怀中,
就我也变成了天神似的英雄!

◆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
这是一个懦怯的世界,
容不得恋爱,容不得恋爱!
披散你的满头发,
赤露你的一双脚;
跟着我来,我的恋爱!
抛弃这个世界
殉我们的恋爱!
我拉着你的手,
爱,你跟着我走;
听凭荆棘把我们的脚心剌透,
听凭冰雹劈破我们的头,
你跟着我走,
我拉着你的手,
逃出了牢笼,恢复我们的自由!
跟着我来,
我的恋爱!
人间已经掉落在我们的后背,——
看呀,这不是白茫茫的大海?
白茫茫的大海,
白茫茫的大海,
无边的自由,我与你与恋爱!
顺着我的指头看,
那天边一小星的蓝——
那是一座岛,岛上有青草,
鲜花,美丽的走兽与飞鸟;
快上这轻快的天庭——
恋爱,欢欣,自由——辞别了人间,永远!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枉然
你枉然用手锁着我的手,
女人,用口擒住我的口,
枉然用鲜血注入我的心,
火烫的泪珠见证你的真,
迟了!你再不能叫死的复活,
从灰士里唤起原来的神奇,
纵然上帝怜念你的过错,
他也不能拿爱再交给你:
 
◆我为爱
我为爱而忘情
我为爱受折磨
不论忘情还是折磨
我全都勇敢地接过
欢乐的爱
那样欢乐
哪怕往往少了点思索
痛苦的爱
尽管痛苦
却常常多了些收获
 
◆也许
也许,永远没有那一天
前程如朝霞般绚烂
也许,永远没有那一天
成功如灯火般辉煌
也许,只能是这样
攀援却达不到峰顶
也许,只能是这样
奔流却掀不起波浪
也许,我所能给予你的
只有一颗
饱经沧桑的心
和满脸风霜
你可知道
我不想用那迷雾
把我的心灵遮住
让你凝望了半天
感觉仍是一片模糊
我不想用一道藩篱
把我的思想束缚
笑就灿烂地笑
哭就晶莹地哭
你可知道你可知道
倘若我不能真实地
袒露自己
我是多么痛苦
 
◆思念 
我叮咛你的
你说不会遗忘
你告诉我的一我也全部珍藏
对于我们来说
记忆是飘不落的日子
永远不会发黄
相聚时候总是很短
期待的时间总是很长
岁月的溪水边
拣拾起多少闪亮的诗行
如果你要想念我
就望一望天上那
闪烁的繁星
有我寻觅你的
目----光
 
◆怀想
我不知道
是否还在爱你
如果爱着
为什么会有那样一次分离
我不知道
是否早已不再爱你
如果不爱
为什么记忆没有随着时光流去
回想你的笑靥
我的心起伏难平
可恨一切
都已成为过去
只有婆娑的夜晚
一如从前那样美丽
 
◆默默的情怀
总有些这样的时候
正是为了爱
才悄悄躲开
躲开的是身影
射不开的却是那份
默默的情怀
月光下踯躅
睡梦里徘徊
感情上的事情
常常说不明白
不是不想爱
不是不去爱
怕只怕
爱也是一种伤害
 
◆如果
如果你一定要走
我又怎能把你挽留
即使把你留住
你的心也在远方浮游
如果你注定一去不回头
我为什么还要独自烦忧
即便终日以泪洗面
也洗不尽心头的清愁
要走你就潇洒地走
人生本来有春也有秋
不回头你也无需再反顾
失去了你我也并非一无所有
 
◆白鸟之死 
你若是那含泪的射手
我就是那一只
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
只等那羽箭破空而来
射入我早已碎裂的胸怀
你若是这世间唯一
唯一能伤我的射手
我就是你所有的青春岁月
所有不能忘的欢乐和悲愁
就好像是最后的一朵云彩
隐没在那无限澄蓝的天空
那么让我死在你的手下
就好像是终于能
死在你的怀中
 
◆伴侣
你是那疾驰的箭
我就是你翎旁的风声
你是那负伤的鹰
我就是抚慰你的月光
你是那昂然的松
我就是缠绵的藤萝
愿天长地久
你永是我的伴侣
我是你生生世世
温柔的妻
 
◆诀别
不愿成为一种阻挡
不愿让泪水
沾濡上最亲爱的那张脸庞
于是在这黑暗的时刻
我悄然隐退
请原谅我不说一声再会
而在最深最深的角落里
试着将你藏起
藏到任何人任何岁月
也无法触及的距离
 
◆美丽的时刻
当夜如黑色锦缎般
铺展开来而
轻柔的话语从耳旁
甜蜜地缠绕过来
在白昼时
曾那样冷酷的心
竟也慢慢地温暖起来
就是在这样一个
美丽的时刻里
渴望你能拥我入怀
我的信仰
我相信 爱的本质一如
生命的单纯与温柔
我相信所有的
光与影的反射和相投
我相信满树的花朵 
只源于冰雪中的一粒种子
我相信三百篇诗
反复述说着的也就只是
年少时没能说出的
那一个字
我相信上苍一切的安排
我也相信如果你愿与我
一起去追溯
在那遥远而谦卑的源头之上
我们终于会互相明白
 
◆隐痛 
我不是只有 只有
对你的记忆
你要知道
还有好多好多的线索
在我心底
可是 有些我不能碰
一碰就是一次
锥心的疼痛
于是
月亮出来的时候
只好揣想你
微笑的模样
却绝不敢 绝不敢
揣想 它 如何照我
塞外家乡
 
◆心情 
我不是不想给你写信
只是总写不清自己的心情
浪漫的话语多么好听
一句“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足能把一世的悲哀说清
可那是别人的歌谣 别人的心
我很懂得自己的痴情
思念的日子怎么会好过
涉水跋山中
我还是先整理自己的心情
 
◆心愿
既然——
不能化作清风
轻拂你受伤的心灵
那就 挥洒成雨
冲刷掉你心中的阴影
 
◆想你的时候
那一线温柔
缠绵成迤逦的小路
延伸莫名的心事
苦苦地踯躅
不知诗意的花瓣雨
缘何幻化成与你同行的意象
惬意的灵感
似有若无
想你的时候总怕自己迷途
起造一座墙
你我千万不可亵渎那一个字,
别忘了在上帝跟前起的誓。
我不仅要你最柔软的柔情,
蕉衣似的永远裹着我的心;
我要你的爱有纯钢似的强,
这这流动的生里起造一座墙;
任凭秋风吹尽满园的黄叶,
任凭白蚁蛀烂千年的画壁;
就使有一天霹雳翻了宇宙,——
也震不翻你我“爱墙”内的自由!
 
◆寄
也许我该
给你寄一片枫叶,
但那一掌耀眼的鲜红,
只衬出秋的贫血。
也许我该
给你寄一朵鲜花,
但那娇艳留不住残香,
到你手里已憔悴。
也许我该
给你寄一颗红豆,
但因为古诗人的推销,
它已经绝了种!
终于我决定
给你寄一扇梧桐的落叶,
再拔两茎微温的白发,
做这叶签上的丝垂。
 
◆我等候你
我等候你。
我望着户外的昏黄
如同望着将来,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你怎还不来? 希望
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
我守候着你的步履,
你的笑语,你的脸,
你的柔软的发丝,
守候着你的一切;
希望在每一秒钟上
枯死──你在哪里?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
我要你火焰似的笑,
要你灵活的腰身,
你的发上眼角的飞星;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
像一座岛,
在蟒绿的海涛间,不自主的在浮沉……
喔,我迫切的想望
你的来临,想望
那一朵神奇的优昙
开上时间的顶尖!
你为什么不来,忍心的!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你这不来于我是致命的一击,
打死我生命中乍放的阳春,
教坚实如矿里的铁的黑暗,
压迫我的思想与呼吸;
打死可怜的希冀的嫩芽,
把我,囚犯似的,交付给 
妒与愁苦,生的羞惭
与绝望的惨酷。
这也许是痴。竟许是痴。
我信我确然是痴;
但我不能转拨一支已然定向的舵,
万方的风息都不容许我犹豫──
我不能回头,运命驱策着我!
我也知道这多半是走向
毁灭的路,但
为了你,为了你,
我什么都甘愿;
这不仅我的热情,
我的仅有理性亦如此说。
痴! 想磔碎一个生命的纤维
为要感动一个女人的心!
想博得的,能博得的,至多是
她的一滴泪,
她的一声漠然的冷笑;
但我也甘愿,即使
我粉身的消息传给
一块顽石,她把我看作
一只地穴里的鼠,一条虫,
我还是甘愿!
痴到了真,是无条件的,
上帝也无法调回一个
痴定了的心如同一个将军
有时调回已上死线的士兵。
枉然,一切都是枉然,
你的不来是不容否认的实在,
虽则我心里烧着泼旺的火,
饥渴着你的一切,
你的发,你的笑,你的手脚;
任何的痴想与祈祷
不能缩短一小寸
你我间的距离!
户外的昏黄已然
凝聚成夜的乌黑,
树枝上挂着冰雪,
鸟雀们典去了它们的啁啾,
沉默是这一致穿孝的宇宙。
钟上的针不断的比着
玄妙的手势,像是指点,
像是同情,像的嘲讽,
每一次到点的打动,我听来是
我自己的心的
活埋的丧钟。
 
◆雪花的快乐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飏,飞飏,飞飏,——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飏,飞飏,飞飏,——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飏,飞飏,飞飏,——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籍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沙扬娜拉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距离 
在现实和梦想之间,
你是红叶焚烧的山峦,
是黄昏中交集的悲欢;
你是树影,是晚风,
是归来路上的黑暗。
在现实和梦想之间,
你是信守约言的鸿雁,
是路上不预期的遇见;
你是欢笑,是光亮,
是烟花怒放的夜晚。
在现实和梦想之间,
你是晶莹皎洁的雕像,
是幸福照临的深沉睡眼;
你是芬芳,是花朵,
是慷慨无私的大自然。
在现实和梦想之间,
你是来去无踪的怨嗔,
是阴雨天气的苦苦思念;
你是冷月,是远星,
是神秘莫测的深渊。
 
◆祈求
我祈求炎夏有风,冬日少雨;
我祈求花开有红有紫;
我祈求爱情不受讥笑,
跌倒有人扶持;
我祈求同情心──
当人悲伤
至少给予安慰
而不是冷眼竖眉;
我祈求知识有如泉源泉,
每一天涌流不息,
而不是这也禁止,那也禁止;
我祈求歌声发自各人胸中
没有谁要制造模式
为所有的音调规定高低;
我祈求
总有一天,再没有人
像我作这样的祈求!
 
◆她这一点头
她这一点头,
是一杯蔷薇酒;
倾进了我的咽喉,
散一阵凉风的清幽;
我细玩滋味,意态悠悠,
像湖上青鱼在雨后浮游。
她这一点头,
是一只象牙舟;
载去了我的烦愁,
转运来茉莉的芳秀;
我伫立台阶,情波荡流,
刹那间瞧见美丽的宇宙。
 
◆教我如何不想她 
天上飘着些微云,
地上吹着些微风。
啊!
微风吹动了我头发,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
海洋恋爱着月光。
啊!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鱼儿慢慢游。
啊!
燕子你说些什么话?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
野火在暮色中烧。
啊!
教我如何不想她?
 
◆窗外
窗外的闲月
紧恋着窗内蜜也似的相思。
相思都恼了,
她远涎着脸儿在墙上相窥。
回头月恼了,
一抽身儿就没了。
月倒没了;
相思倒觉着舍不得了。
是谁把 刘大白
是谁把心里相思,
种成红豆?
待我来碾豆成尘,
看还有相思没有?
是谁把空中明月,
捻得如钩?
待我来抟钩作镜,
看永久团圆能否?
 
◆赠别
多少人的青春在这里迷醉,
然后走上熙攘的路程,
朦胧的是你的怠倦,云光,如水,
他们的自己丢失了随着就遗忘;
多少次了你的园门开启,
你的美繁复,你的心变冷,
尽管四季歌喉唱得多好,
当无翼而来的夜露凝重──
等你老了,独自对着炉火,
就会知道有一个灵魂也静静的,
他曾经爱过你的变化无尽,
旅梦碎了,他爱你的愁绪纷纷。
 
◆烦忧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我还要等
是的,我还要等……
既使风的歌涛
已漫过夜的堤坝
既使春的洪流
已冲毁冬的城郭
即使爱情
已走出阴暗的隧洞
即使亘古的渴望
已滴穿冰冷的寂寞
冰川开始风化
连望夫石
也在酝酿新的颂歌
而我,仍在等
也许等到
等到青春剥光叶片
生命长满褶皱
等到脉搏暗弱
目光锈蚀斑驳
等到激情燃尽
思念流成河
等到情感憔悴
变成荒凉的沙漠
等到心啼出血来
长满老茧
等到所有的梦幻
都凋落
而我,还要等
直到融进那个
古老的传说……
 
◆我希望
人们常问,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伴侣呢? 我说:
我希望,她,和我一样,
胸中有血,心头有伤。
不要什么花好月圆,
不要什么笛短箫长。
要穷,穷得像茶,
苦中一缕清香。
要傲,傲得像兰,
高挂一脸秋霜。
我们一样,就敢在暗夜里,
徘徊在白色的坟场。
去倾听鸱鴞的惨笑,
追逐那飘移的荧光。
我们一样,就敢在森林里,
打下通往前程的标桩。
哪管枯枝上,猿伸长臂,
何惧石丛里,蛇吐绿芒。
我们一样,就敢随着大鲸,
划起一叶咿哑的扁舟,
去探索那遥远的海港,
任凭风如丧钟,雾似飞网。
我们一样,就敢在泥沼里,
种下松籽,要它成梁。
我们一样,就敢挽起朝晖,
踩着鲜花,走向死亡!
虽然,我只是一粒芝麻,
被风吹离了茎的故乡。
远别云雀婉转的歌喉,
远别玫瑰迷人的芬芳。
我坚信,也有另一颗芝麻,
躺在风风雨雨的大地上。
我们虽未相识,但我终极乐观,
因为我们顶的是同一轮太阳。
就这样,在遮天的星群里,
去寻找那粒闪烁的微光。
就这样,在蔽日的密林中,
去辨认那片模糊的叶掌!

◆热爱生命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雪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中
 
◆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如果不曾逢
也许 心绪永远不会沉重
如果真的失之交臂
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
一个眼神
便足以让心海 掠过飓风
在贫瘠的土地上
更深地懂得风景
一次远行
便足以憔悴了一颗 羸弱的心
每望一眼秋水微澜
便恨不得 泪光盈盈
死怎能不 从容不迫
爱又不能 无动于衷
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就是无憾的人生
 
◆剪不断的情愫
原想这次远游
就能忘却你秀美的双眸
就能剪断
丝丝缕缕的情愫
和秋风也吹不落的忧愁
谁曾想 到头来
山河依旧
爱也依旧
刚在身后 又到前头 
 
◆我是你的梦
你说
我是你的一个梦,
你不愿失去它。我说
我要成为你永远的梦。
我是你童年的梦
挂在墙上的竹篮里
堆着金黄的野果
洒满无名的山花
哦 
窗外飘雪了
小心冻着它
我是你少年的梦
嵌在深深的石罅里
夹住了短短的红裙子
还有飘动的黑头发
哦 
山风掠过林梢
小心吹醒它
我是你成年的梦
藏在异乡的山水里
荒原的一泓清泉
小城的一盏明灯
哦 
都市红尘飞扬
小心淹没它
我是你永远的梦
寄在辽阔的未来里
是三月的春波荡漾
是冬夜的星光闪亮
哦 
人在旅途四处流浪
小心失落它
  
◆最后的坚决
今天我才认识了命运的颜色,
──可爱的姑娘,请您用心听;
不再把我的话儿当风声! ──
今天我要表示这最后的坚决。
我的命运有一面颜色红如血;
──可爱的姑娘,请您看分明,
不跟瞧我的信般不留神! ──
我的命运有一面黑如墨。
那血色是人生的幸福的光泽;
──可爱的姑娘,请您为我鉴定,
莫谓这不干您什么事情! ──
那墨色是人生的悲惨的情节。
您的爱给了我才有生的喜悦;
──可爱的姑娘,请与我怜悯,
莫要把人命看同鹅绒轻! ──
您的爱不给我便是死的了结。
假使您心冷如铁地将我拒绝;
──可爱的姑娘,这您太无情,
但也算替我决定了命运! ──
假使您忍心见我命运的昏黑。
这倒强似有时待我夏日般热;
──可爱的姑娘,有什么定难?
倘上帝特令您来作弄人! ──
这倒强似有时待我如岭上雪。
 
◆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的红硕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诗的自白
我不是火,
不能给你光和热;
同时,我也不是黑暗,
不能把你的光辉衬托。
我不是水,
不能湿润你干裂的唇,
我不是花,
不能点缀你寂寞的生活。
我是什么? 我是什么?
像梦没有形,像空气没有颜色。
我只是想象中的银幕,
任你用生命的光影投射。
但倘若你自己心里的火,已经熄灭,
不要责怪银幕的荒漠。
 
◆诗八首之一 
你的眼睛看见这一场火灾,
你看不见我,虽然我为你点燃,
唉,那烧着的不过是成熟的年代,
你的,我的。我们相隔如重山!
从这自然的蜕娈程序里,
我却爱上了一个暂时的你。
即使我哭泣,变灰,变灰又新生,
姑娘,那只是上帝玩弄他自己。
 
◆一切 
一切都是命运
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中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者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雁儿啊,永不衔一片红叶再飞来
秋深了,
我倚着门儿盼望,
盼望天空,
有雁儿衔一片红叶飞来!
黄昏了,
我点起灯来等待,
等待檐前,
有雁儿衔一片红叶飞来!
夜静了,
我对着白菊默想,
默想月下,
有雁儿衔一片红叶飞来!
已经秋深,
盼黄昏又到夜静,
今年呵!
为什么雁影红叶都这般消沉!
今年雁儿未衔红叶来,
为了遍山红叶莫人采!
遍山红叶莫人采,
雁儿啊,永不衔一片红叶再飞来!
 
◆无题曲
悲哀是无边的天空,
快乐是满天的星星。
吾爱!我和你就是
那星林里的月明。
深深的根就是悲哀,
碧绿的叶是快乐。
吾爱!生在那上面的
花儿就是你和我。
海中的水是快乐,
无涯的海是悲哀,
海里游泳的鱼儿就是
你和我两人,吾爱!
悲哀是无数的蜂房,
快乐是香甜的蜂蜜。
吾爱!那忙着工作的
蜂儿就是我和你。
 
◆伊的眼
伊的眼是温暖的太阳;
不然,何以伊一望着我,
我受了冻的心就热了呢?
伊的眼是解结的剪刀;
不然,何以伊一瞧着我,
我被镣铐的灵魂就自由了呢?
伊的眼是快乐的钥匙;
不然,何以伊一瞅着我,
我就住在乐园里了呢?
伊的眼变成忧愁的引火线;
不然,何以伊一盯着我,
我就沉溺在愁海里了呢?
相遇已成过去 闻一多
欢悦的双睛,激动的心;
相遇已成过去,到了分手的时候,
温婉的微笑将变成苦笑,
不如在爱刚抽芽时就掐死苗头。
命运是一把无规律的梭子,
趁悲伤还未成章,改变还未晚,
让我们永为素线的经纬线;
永远皎洁,不受俗爱的污染。
分手吧,我们的相逢已成过去,
任心灵忍受多大的饥渴和懊悔。
你友情的微笑对我已属梦想的非分,
更不敢企求叫你深情的微喟。
将来也许有一天我们重逢,
你的风姿更丰盈,而我则依然憔悴。
我的毫无愧色的爽快陈说,
“我们的缘很短,但也有过一回。”
我们一度相逢,来自西东,
我全身的血液,精神,如潮汹涌,
“但只那一度相逢,旋即分道。”
留下我的心永在长夜里怔忡。
 
◆不要以为
不要以为——
初恋的纯情早已消逝
你便可以打点行装
去重新探求爱的归巢
不要以为——
第一次凝视迸出的火花已熄灭
你便可以用忘记去欺骗灵魂
试图从别的眼睛里找到真情
不要以为——
微笑已淹没在时间的海洋里
你就可以用冷漠与淡然
去装饰与她重逢的欢喜
不要以为——
洁白的蔷薇已经随风凋谢
你便闻不到它清郁的芳馨
用玫瑰去替代它的圣洁
更不要以为——
春之梦已埋入岁月的坟墓
你便可以无视它的永恒
用冬日的怀念去祭奠它的亡灵
当这崎岖的山路
只回荡你孤独的足音
你那痛苦就犹如这花、这草
满山遍野的延伸
弥漫你的整个心谷
你才顿悟有多少岁月
都在欺骗自己装出一付不屑的神情
把思念的煎熬化作一丝无谓
去慰籍自己失落的爱情
你才明白你刻意要忘却的都将与生共存
即便有一天心也变得萧条
可那一掬微笑、一朵蔷薇
一束传递着浓情的注视
都将让你滴出春的翠绿
感受到春的缠绵
你才知道纵然世界可以忘掉
可那最初的纯洁与真诚
将会犹如日月
 
◆时刻追逐你的灵魂
爱情像一座人生的建筑,
是俩人亲手砌起一瓦一砖;
如果它一朝坍倒,
断砖残瓦都将落在心间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无法挡抗这股想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上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上
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